<table id="i3ph1a"></table>
    1. 導航菜單
      首頁 >  » 正文

      神測網幸運28走勢,親人

      有你的陪伴,寒冷的夜,仍暖意濃濃。
      ——題記

      夏天的夜,總是如此的喧鬧,知了不停的歌唱,似是在向世界呐喊,神測網幸運28走勢的生命只有這麽短暫!
      如墨色的天空也只有那皎潔的一輪明月,擡頭看向天空,只覺得這銀色的月光卻如此悲涼。
      坐在桌前奮筆疾書,一陣清風頑皮的從窗戶跳進,絲絲寒意卻也擋不住那說來就來的深深困意,但卻也只能強忍著眼皮想要閉上的意識。
      時間的快速飛轉,手中筆的速度緩緩的減了下來,眼皮也耷拉著想要遮住眼前那最後一絲光亮,就在這座城堡徹底倒塌的一瞬間。
      “蹬蹬”傳來一陣腳步聲,想要睜眼,可那鋪天蓋地的困意卻也是一陣陣的湧來,而我最終還是屈服在瞌睡面前。
      腳步聲越來越近,只聽聞一聲無奈的歎息,夢中似是被人呼喚一聲,回蕩在無邊無際的黑暗。
      慢慢的收回渙散的瞳光,只是迷迷糊糊的看見有個身影,那身影在輕輕給我蓋上一件厚厚的衣服。我知道,那是媽媽。
      我慵懶的伸了一個懶腰,目光也慢慢的收緊,作業的煩惱,誰不知道?作爲一個學生,其中的苦澀又有誰不知道?可是知道,又能怎樣?
      “醒了?”媽媽的聲音中夾雜著同情,卻也有著說不盡的無奈。
      “嗯。”嘴上輕輕地應著,可心裏卻極爲不舒服,還不都是你叫的我嘛。
      可這也沒辦法,如果不叫,明天肯定會被老師批評一通,嚴重的還要請家長。還是算了吧,看著桌上的作業,我不禁重重的歎了口氣。
      隨即又拿起筆,繼續寫著還未完成的作業,媽媽見我再寫作業,欲言又止,只好小心翼翼地走了出去,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城牆,在媽媽離開後又倒塌了下來。
      就在我再一次想要趴下的時候,媽媽又走了過來,與之不同的是,媽媽這次手裏還拿著一個引人垂涎的番茄,火紅色的就像小姑娘臉紅時的模樣,而在那番茄的上面還有一些細密的小水珠,巧妙的勾起了我的饞意。
      吃完一個番茄,微微涼意透過指尖和胃直達心底,很好的暫時牽制住了睡意。
      一個夏天,便在母親的番茄下度過了……

      我害怕秋夜,秋風蕭瑟,總有一股寒意直透心扉。
      恐怖的夜裏即使有透著光的星星,卻也總有著道不盡的恐懼和惆怅。
      夜,總是那麽寂靜,那麽淒涼……
      依舊坐在桌前寫著作業,可因作業的煩悶,我有些受不了,便快速的跑到客廳,想要喝上一杯冰水,可誰知一出門,剛擡起倔強的頭,映入眼簾的竟然是媽媽那瘦骨嶙峋的身軀。
      定睛一看,媽媽不長的頭發紮起了馬尾,“長城”也被墊在了頭下。這一幕竟是如此的安詳,媽媽靜靜的,就像是可愛的樹袋熊,讓我不忍心打擾。
      當我看向媽媽那纖柔枯瘦的手時,只看見媽媽的手裏還緊緊的握住一根細小的針。
      腦海突然一震,突然想起,媽媽以前每天都在客廳裏等著我,有一天,她拿回來一副比我還高的十字繡——那是巍峨的“長城”,我暗笑:真的能堅持下來麽?
      然而,在堅持了一年之久之下,那副“長城”終于大功告成。
      一個念頭一轉,腦光一亮。我快步的走到飲水機旁,快速的接了一杯冰水,小心翼翼的輕放在“長城”的一頭,不知怎的,我竟被媽媽給吸引住了,望著那睫毛上的幾顆小水珠,我突然感到有些難過,但卻也道不出其中緣由,只是很想哭。
      此時的屋子有些空寂,沒有一點聲響,靜的讓人心情壓抑,但卻莫名的感到心靜。
      當看向媽媽頭上那多的幾根銀絲,我有些心酸,然而,媽媽那嘴角的笑意怎麽也掩飾不住那眼角的皺紋,看著憔悴的媽媽,我不禁鼻頭一酸,這是因爲我啊!
      眼淚止不住的掉下來,我拔腿就跑,便快速的跑到了桌前,繼續埋頭寫著作業,可不知怎麽,看著作業,卻一點想寫的念頭都沒有。
      一伸頭,便看見媽媽正開心的端著冰水,嘴角的笑意很濃很濃,想要一飲而盡,但卻有點舍不得,最後只看見媽媽正慢慢的一小口一小口的細細品味,因爲這品的不僅僅是一杯冰水,而是我的愛。
      嘴角那勾起的美妙,诠釋者她的內心。
      窗外的星星更加明亮,不時的還眨巴眨巴眼睛,像是對我笑,只是不知道,是微笑,還是嘲笑?這是在怪我麽?
      怪我現在才發覺媽媽的變化?還是怪我在裝模作樣的感恩媽媽?然而,這一切都不重要了……

       星期天,在家。
        昨天回家的時候,只有爸爸一個人。今天早上一起來,爸爸正准備出門買菜。“你媽媽中午回來”爸爸臨走時說。
        中午,媽媽回來了。一進門,媽媽就拉著我的手,摸摸我的衣服,說:“穿這麽少?冷。”
        “在家呢!不怕。”我說。
        媽媽又看看我的頭,“你的頭發沒剪得好。兩邊剪短了,中間長了些。在哪裏剪的?”我摸摸頭發正准備說話,媽媽像想起了什麽:“哦……上次是我帶你去剪的。”我點點頭。
        “來比比看你高了沒?”媽媽拉我到鏡子面前。她能用她的身高了丈量我的身高,然後知道我長高了沒有。鏡子中,媽媽和我,一高一矮,媽媽的頭和我的肩在一個高度。媽媽在不知不覺中就矮了下去,在兒子面前也變的嬌小了。“又長高了呢!”母親笑著說。看到自己的兒子一天天長大,是每個母親最快樂的事。母親的笑很燦爛,就像和我一般年紀的,甚至還要小一些的女生一樣。整個人幾乎都要雀躍起來。和她相比,我覺得我都有些老了。這樣想著,我也笑了。心態是不會隨年齡而改變的。
        “小寶。”媽媽喜歡這樣叫我,從小叫到大。我會很配合地叫她“老媽”。然後就你一句我一句地鬥嘴。“很幼稚。”爸爸這樣評價。所以每次媽媽這樣叫我,他都會假裝厭惡地說:“又不是還小。等到他娶媳婦了,你還要叫不?”酸酸的口氣。他在吃醋,我是這麽認爲的。
        這次也不例外,媽媽剛剛興奮地叫了我一聲:“小寶!”爸爸就在餐廳大聲地叫我們吃飯,我又笑了。媽媽撅起嘴,向我做了一個鬼臉,又不甘心地悄悄叫了一聲,才滿意地和我一起去餐廳。
        在飯桌上,爸爸炫耀地向媽媽說他給我訂做了一雙鞋。又和我聊NBA,聊到易建聯的嘴被縫了很多針。媽媽一臉緊張地問是誰,爸爸一臉戲谑地說:“我們在談男人的事,不關你的事。”還沖我眨眨眼睛,加上一句,“和她沒有共同語言,對吧?”本來就郁悶的媽媽一下子抓到把柄,說:“好啊!和我沒共同語言,那就離婚啊?”爸爸“呵呵”笑著,說:“我們在談籃球。你又不感興趣,可別給我亂扣帽子。”媽媽不滿意,爸爸又夾了一夾菜給媽媽賠罪,媽媽還是不滿意。爸爸把求助地目光投到我身上,我心領神會,也給媽媽夾菜,又說道:“老媽,你就別生氣了。”媽媽再也繃不起臉,笑著說:“還是兒子疼我!”爸爸在旁邊一臉黑線,嘟囔道:“明明我夾得菜比較多。”
        就像過家家一樣。他們總會保持這樣平淡而不失趣味的生活,很幸福。
        我想起了上次,和爸爸媽媽一起逛街。媽媽一路上就在向爸爸唠叨,說:“現在的衣服很貴,隨便一件就是五六百塊。”她一邊說著,一邊看看剛剛經過的一家時裝店。話鋒一轉:“呐!那家店裏面有件衣服不錯。要499!”又用下巴示意了一下前面那一家:“那裏面也有一件我喜歡的,要560呢!”她有些興奮地說:“有時間我問朋友拿VIP卡來,可以打9折!”爸爸笑著說:“就那家店啊?店長我認識,下次去讓他打8折!”就像一個在女生面前炫耀自己的男生。有時候我也會在某個女生面前這樣。“那我們現在去買!”媽媽說。爸爸雙手一攤,說:“沒帶錢啊!”媽媽就狠狠地在爸爸的腰上掐了一下。就像,那個女生一樣。生氣的時候就會掐我。不過,她是掐我的手,我的手背上就會留下月牙型的白印,不疼的。然後我就會像現在爸爸一樣,笑得很開心。
        繼續吃飯。過了一會兒,爸爸說:“姑媽來咱家,給了你500塊錢的壓歲錢。她過年可能就不回來團圓了。她一直念叨著你,想見見你。但是你在學校,所以沒有能見面。”
        我默默地點頭——能夠被人記挂著真好。
        姑媽來是送奶奶回來。奶奶是去遵義看病的。我突然想到。上個星期,我在書房玩電腦時,爸爸向媽媽說起過,奶奶的心髒出了點問題,大人們都很緊張。爸爸沒有告訴我但我是知道的。
        “奶奶沒事吧?”我問。感覺到胸口梗著什麽東西,說話很困難。
        爸爸說:“沒有你奶奶自己想象的那麽嚴重。不會有事的。”
        緊緊繃著的弦突然松弛下來,呼吸順暢了起來——能夠記挂著別人真好。
        “吃完飯了去看奶奶吧!”神測網幸運28走勢說。
        爸爸媽媽互相看了一眼,欣慰地笑了。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