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ont id="f93m3p"></font><span id="f93m3p"></span><code id="f93m3p"></code><optgroup id="f93m3p"></optgroup>
          • <legend id="f93m3p"></legend><blockquote id="f93m3p"></blockquote><blockquote id="f93m3p"></blockquote><dd id="f93m3p"></dd><option id="f93m3p"></option>
                      <th id="x561kj"></th><font id="x561kj"></font><dl id="x561kj"></dl>
                    1. 用手機掙錢_悄敲三味書屋

                      AIarvr 1 2019年12月15日

                                      </p>

                      記憶裏,紫色在用手機掙錢的生活裏並不多見,小時候母親給我做的衣服不是格子的就是碎花的,要麽就是大紅大綠的,而紫色仿佛在喇叭花或空心菜花上才能看到,直到長大了才知道紫色還有一個美麗的名字叫高貴。

                      我無數次從圖片裏看到過普羅旺斯和薰衣草那紫得讓人窒息的美麗,那樣的紫色總能讓我屏住呼吸,心中油然生出別樣的情結,我想這樣的紫色也許只適合用在天使或者赫本身上吧?多年來期盼了無數次,但總因爲種種原因讓我錯過了普羅旺斯盛開的季節,也無緣于薰衣草的美麗,于是覺得很是遺憾。

                      也許秋天是屬于我的季節,早在我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注定我是秋天的孩子,只有在秋天,才讓我體會到生命的意義,她美麗婉約、高貴典雅。雖然黃色和紅色兩種炫目的色彩足于讓秋天熠熠生輝,但我想秋天應該還有另一種顔色,因爲秋天就像一位高貴的女子,應該給她襲一身紫色,讓她在紅與黃的襯托中優雅綻放。

                      在這個豐滿的十月,到山裏面探險的一位友人給我們發來了一張美麗的圖片,圖片上是一片紫色的花海,他說他豔遇了山腳下這一片紫色的精靈,叫我們趕緊去看看吧。于是我和小雪第二天跟著車隊在路上顛簸了幾個小時後,來到百多公裏外的大山,遠遠地在公路上就看到山腳下那一片迷霧般的紫色。小雪喊了起來:薰衣草!薰衣草!一位年長的大哥說那不是薰衣草,那是辣蓼花……辣蓼花麽?那種沖擊視野的紫色不亞于我在圖片裏看到普羅旺斯和薰衣草時的震撼。

                      那一片紫色花海長在水庫下遊幹枯的河床上,潮濕的土地和秋天幹爽的氣候剛剛適合生長,于是它們郁郁蔥蔥爭前恐後地生長著。近了,近了,是辣蓼花!小時候在野外見過無數次忽略過無數次的辣蓼花喲,原來成片成片地開放是那麽的美麗,它的根莖很柔軟,墨綠色的葉子上面開滿細碎的紫色小花,還沒踏入這一片花海,就聞到一陣陣淡淡的幽香,一路的疲憊瞬間全無,那種舒適和惬意頓時滲透了我身上的千萬個毛孔,我盡情地吸吮著被紫色辣蓼花香濕潤了的空氣,在這一片隨風波動的紫色海洋裏靜靜的坐著,眼前的這一株株緊緊挨著的辣蓼花猶如少婦般高貴而甯靜,她沒有普羅旺斯的美豔,也沒有薰衣草的妖娆,但卻是風情萬種袅袅娜娜,我閉上眼睛,盡情享受著那種言語無法描述的美妙,醉了的一顆心忘記這人間還有憂愁和困惑。

                      怎麽說呢?自古以來,秋是憂傷的象征,是沒落的開始,是人生愁緒的晴雨表,秋字有心便成愁,人之所以在秋季睹物思人便是如此吧?衆人歎秋天寂寥,花謝草枯落葉紛飛,但秋天除了有令人贊歎的景致如:傲霜秋菊,似火楓葉,笑彎了腰的麥穗……而在這裏還有一片紫色的花海融進了我的這個秋天,神秘的紫色讓我跌進了一種深邃的境界裏不能自拔,我知道只有戀秋的人才能聞到大自然賜予的醉人秋香,秋天在這片神秘的紫色裏依然燃燒著激情與希望,只因爲我隱隱聽到夢裏的那個天使款款向我走來的腳步,所以我秋天的心已經墜入這一片紫色花海。

                      花香浸染的歲月,深深淺淺,那夢幻般如迷霧的紫色,悠然燦爛在初秋的豔陽裏,人間的萬般精彩莫過于流連于這凡塵裏的秋花秋豔,那一片紫色,蕩漾著我的秋天,就賴著不走吧,哪怕我也變成一朵癡情的辣蓼花。

                      未曾聞得——牆角的蟬彈奏清脆的小曲;可以摘吃桑樹的果子。炙熱的陽光照的大地火燙,空氣裏彌漫著緊張的氣息。我們的童年沒有百草原。信息化的快節奏社會直接把我們送進“三味書屋”。只是老師不會那麽高高在上,更不會手持尺子嚴聲厲色。在這個科技飛速發展的時代,沒有誰願意落伍,都有這個或那個誰在自己的崗位上追求著時代的步伐。所以,老師的教學顯得靈活,開放。但,是否太過開放,或是要我們接受的會很多,因爲,我們也在馬不停蹄的追隨這個時代。雖然希望大腦有充分的知識添補。但,你看,那陽光不也是太溫暖而炙熱!沐浴這樣的陽光,真的有種窒息的火燙。于是,內心萌發了渴望,渴望百草原,哪怕一絲絲,也好。

                        我們不知何時踏進這間屋,就像一場無頭緒的夢。許久後醒來,才知道自己已在夢中。只是這場夢是不會醒的。懵懂時,無知覺又新奇的踏入,意識到時,醒來已是無任何意義。因爲,這是前輩們所說的唯一通往成功和光明的路,人生本來就是一場夢,靈魂偶然的遇見生命,自以爲轟轟烈烈的活過,當夢淡淡的飄散,又有誰知道你是哪個誰。

                        就這樣輕輕敲開書屋的門,清醒又模糊的在書屋盤旋。我們聽著前輩的話,找著什麽。我們在找什麽?只是真正面臨過渡的門沒,我們才匆匆看清我們要找的東西。當我們看懂它了,時間已悄然流逝,那個前輩的聲音,再督促我們找下一個“什麽”。

                        到底,追尋什麽?于是,杜鵑飛起,用稚嫩的聲音啼出“不如歸去”。像蘆葦飄蕩,如果世界沒有方向,向哪裏走才是對的?這樣始終臥于扁舟,舟的方向是我追尋的麽?

                        落葉簌簌聲中,再次回蕩起前輩的話,清雨沖刷了杜鵑的稚嫩,誰說杜鵑一定歸去?

                        春天永遠包含著萬象生機,心中的理想,便是被包含與夢,實則踏上這個夢,我們就已踏上心的起點。只是夢境是沒有方向的,尋找的也只不過是腳下的基石。沒有鋪好,無妨,至少前方的路還等待我們精心鋪設。

                        17歲的雨季,已容不得我們甩出杜鵑任意飛,從來就沒有歸去之理,我們又何從而歸?那麽,歸,只是時間走,我不走。歸去,也只會讓生命更加空虛,讓心靈更加躊躇,讓炙熱的陽光更加火燙。終究,淹沒在火燙之中。

                        我們,一直在著書屋盤旋,那就不妨重視書屋。悄悄敲開下一道書門,當作朋友一樣尊敬,禮待。當心意相通,那個炙熱也便可以被化解,溫暖這片土地,甚至隱約會有幾分百草原的茵綠。

                        我們的“什麽”再這個荒蕪又豐收的季節逐漸現形了。高中本就是生活的一部分,沒必要把它特定在一個令人頭痛的環境中,雖然有些繁忙,但只要我們知道我們所追尋的,那麽這些繁忙就顯得有滋味了。

                        前輩只是個引導者,從此,我們的路要我們自己走了。欣然面對,沐浴溫暖的光,散發我們自己的光芒。

                        他日鴻鹄翺空,那麽今日的書屋不更是讓人留戀麽?

                        我的三味書屋,我在探索,退縮是懦夫的行爲,更沒有誰可以逃開人生。“落霞與孤骛齊飛,秋水與長天一色。”我年輕的滿布雲霞的天,會覺得幸福——我的高中,我的孤骛,用手機掙錢的水。 

                      上一篇: 中國熊孩子飛機上腳踹鄰座乘客惹家長鬥毆,驚動FBI,一家三口落地即被遣返
                      下一篇: 已是最新文章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