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kv9y29"><acronym id="kv9y29"><abbr id="kv9y29"></abbr><legend id="kv9y29"></legend></acronym><form id="kv9y29"><tt id="kv9y29"></tt><abbr id="kv9y29"></abbr></form><tr id="kv9y29"><dl id="kv9y29"></dl><div id="kv9y29"></div></tr><style id="kv9y29"><kbd id="kv9y29"></kbd><strike id="kv9y29"></strike><ul id="kv9y29"></ul><del id="kv9y29"></del></style></kbd><kbd id="kv9y29"><abbr id="kv9y29"><dd id="kv9y29"></dd></abbr><table id="kv9y29"><table id="kv9y29"></table><ul id="kv9y29"></ul></table></kbd>
            <i id="kv9y29"></i><li id="kv9y29"></li><tr id="kv9y29"></tr><tr id="kv9y29"></tr><label id="kv9y29"></label>
            <select id="j6aqwh"></select><abbr id="j6aqwh"></abbr><pre id="j6aqwh"></pre><noframes id="j6aqwh">
          • <tfoot id="j6aqwh"><kbd id="j6aqwh"></kbd><tbody id="j6aqwh"></tbody></tfoot><thead id="j6aqwh"><fieldset id="j6aqwh"></fieldset><style id="j6aqwh"></style><kbd id="j6aqwh"></kbd></thead><label id="j6aqwh"><q id="j6aqwh"></q><acronym id="j6aqwh"></acronym><blockquote id="j6aqwh"></blockquote></label><dir id="j6aqwh"><optgroup id="j6aqwh"></optgroup></dir>
                  • 導航菜單
                    首頁 >  » 正文

                    福彩3d原創分析-讀《中國上下五千年》有感

                    “雲對雨雪對風晚照對晴空,來鴻對去燕宿鳥對鳴蟲,三尺劍六鈞弓嶺北對江東,人間清暑殿天上廣寒宮……”當聽到這首歌,福彩3d原創分析又找到了一首可以單曲循環的歌,這也不禁讓我想到了最近讀過的一本書——《中國上下五千年》。
                    宇宙茫茫無邊,在過去的歲月中,我們的世界,經曆了多少風雨的洗禮。在我們所站立的土地,我們的生命對于它來說,只是微不足道。我們匆匆而過。只是它的一個過客。但是,就算是匆匆,在人類的智慧下,它仍然被記載。在千百年的磨砺後,這些被記載的過去,就成了我們所見的曆史。硝煙滾滾的曆史,消散了春秋戰國無數飛揚的塵埃,暗淡了三國兩晉不盡的劍影刀光,模糊了五代十國繁榮的街市,班駁了宋元明清殿前宏偉的琉璃。
                    月色詩是愁,幾千煩惱絲,都在時間的洗滌下越發銀白,聲音越發柔軟;而那金戈鐵馬,號聲連天的戰爭詞文經過幾千年仍仿佛在壯烈聲中飄渺著一絲思鄉的離別憂愁離。它們都在傳遞曆史,都是曆史最爲驕傲的兒女。
                    文字是曆史的眼,亦是它的心聲。而那流傳千載的唐詩、宋詞、元曲、樂府詩更是情感的沉澱,可以傳遞曆史,是曆史的聲音。我展開泛黃的紙頁,看著上面蒼勁的字迹,去用一顆平和的心認真傾聽曆史的聲音。就這樣翻看著,聽著古時最無邪的相思“蒹葭蒼蒼,白露爲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默讀著古時最浪漫的情詩“紅豆生南國,春來發幾枝。願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就這樣,走進曆史,走進幽深的長巷,叩開朱色的大門,斑駁的銅環分明還有遺留的溫度,曆史的聲音還在耳邊回蕩。
                    品讀曆史的月,清清郎朗一輪圓月化爲卷中的“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阙,今夕是何年?”飄逸且潇灑的蘇子舉杯望月,眼神中露出惆怅,那一刻的豪邁與憂愁曾讓我潸然落淚,他思念自己的弟弟,想念自己的親人,怎能不惆怅?杜甫作“露從今夜白,月是故鄉明。”的鄉愁亦是曆史與現實的溝通。李白詩雲:“今人不見古時月,今月曾經照古人。”望月感慨:古往今來,月下的晶瑩霜露到底染濕過多少遊子思鄉的夢?瑟瑟涼意,誰能說卷中月色不是曆史的聲音呢?
                    範仲淹的一首《漁家傲》,動了多少人感動的心弦。“塞下秋來風景異,衡陽雁去無留意。四面邊聲連角起,千嶂裏。長煙落日孤城閉。濁酒一杯家萬裏,燕然未勒歸無計。羌管悠悠霜滿地,人不寐,將軍白發征夫淚?”奔赴戰場的將士在遙遠的邊關看著“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斟一杯思鄉的酒,家鄉二字已是深入骨髓,刻在心上。
                    一首元曲《天淨沙•秋思》醉了多少人的夢,又碎了多少人的心。“枯藤老樹昏鴉,小橋流水人家,古道西風瘦馬。夕陽西下,斷腸人在天涯。”盡管只是白描,卻詩意醉人,如泣如訴,將孤身一人流落天涯海角的思鄉心情描繪得淋漓盡致,透過文字如聲音般流露曆史的哀愁。
                    曆史是酒,越久越醇厚。一直蟄伏在暗無天日的地窖中只爲厚積薄發,從出世的那一刻起,便將辛辣的酒香灑滿人間;僅是一嗅,就會深深地沉醉其中,無法自拔。閑暇之余,我也喜歡孤獨地坐在角落中,靜靜地把玩著爺爺一件小古玩,細心地揣摩其中的紋理;在驚歎工匠的精湛技術時,也會感悟著曆史所留下的歲月印迹。
                    殷墟的甲骨文描摹出夏商的輝煌,塞北的絲綢之路走出了漢朝的盛世,而唐詩宋詞元曲與明清小說更是承載了中華上下五千年的曆史。時至今日,曆史仍在延續,傳奇依舊在書寫。每一分、每一秒的逝去,都將化作曆史長河裏的一滴水,沿著時間坐標所指引的方向,攜帶著滄桑歲月流向宇宙的終點,一去不複返。
                    當金镂玉衣的最後一針被穿起,青花瓷也勾勒出了第一條線;這是一個曆史的結束,亦是一個曆史的開始。

                    魯迅的《記念劉和珍君》多年來已被衆多評論者作出過繁多的評說,但一些根本特點尚未被“讀”和“評”出來,而這些根本特點實在是極爲寶貴的,對于我們不斷加深對魯迅作品的認識,從中得到有益的啓發,並且在教學中給予學生更多教益,皆善莫大焉。
                    一提到魯迅的作品,我們似乎會立刻想到隱晦、艱深、語句拗口以及以“戰鬥”爲主要特征。其實也不盡然。他的《野草》《朝花夕拾》《故事新編》等文集中的許多文字,或光鮮華美或曲折隽永或典雅溫潤,語詞優美如奇花異草,散發著特有的“魯氏”韻味。即使是他的雜文,雖因時代所限,可能如魯迅所自謂“無花的薔薇”——以“多刺(戰鬥鋒芒)”爲表征,但仍有許多篇章與《野草》《朝花夕拾》等一樣,顯現出由深湛的文學修養孕育出的典雅之氣。這其中,《記念劉和珍君》就是典型代表。
                    《記念劉和珍君》雖是雜文,同《“友邦驚詫”論》《論“費厄潑賴”應該緩行》等戰鬥性很強的著名雜文一樣,最終的旨歸在于揭露、批判和鬥爭,但風格上卻迥然有異。這主要表現在:一、該文文學意味很濃,是一篇文學的華章該文全篇有多處“文學性”很強的詞句,例如:“四十多個青年的血,洋溢在我的周圍,使我艱于呼吸視聽,那裏還能有什麽言語?……我已經出離憤怒了。我將深味這非人間的濃黑的悲涼;以我的最大哀痛顯示于非人間,使它們快意于福彩3d原創分析的苦痛,就將這作爲後死者的菲薄的祭品,奉獻于逝者的靈前。”這一段話創造性地用雅致的詞語和句式抒發了狂濤巨浪般的憤怒和哀傷。讀到這些詞句不禁令人擊掌叫絕:原本不容易合到一起的兩樣東西——“美學上來看頗爲典雅的辭藻句型”與“大恸大恨的情感”,竟然被魯迅毫無痕迹地融合在了一起!文學創作的重要手段之一是采用形象。在這裏,魯迅連續創造了三個鮮明的形象:把衆多青年烈士的血寫成如江河漲水般的“洋溢”;把反動軍閥統治下的地獄般的悲涼具象爲“濃黑”的色彩;把自己將要顯示于非人間的哀痛物化爲“菲薄的祭品”。這些富有深刻內涵的形象,給予讀者的是更切實的感知和更難忘的印象。
                    又如:“然而既然有了血痕了,當然不覺要擴大。至少,也當浸漬了親族,師友,愛人的心,縱使時光流駛,洗成绯紅,也會在微漠的悲哀中永存微笑的和藹的舊影。”這一段文字的文學性更強。“血痕”可以“浸漬”實物,但卻不可能“浸漬”人心;會被水所沖淡,但卻不可能被“時光”所洗。魯迅的形象創造力極強,聯想力也過人,將難寫之情形輕易地驅諸筆端:將劉和珍之死帶給親族、師友、愛人的深切痛楚形象化爲“浸漬”于他們內心的血痕;將因爲時移事易造成親族、師友、愛人悲傷的減淡形象化爲血色由深紅褪成淺紅;將至愛親朋對她的無盡思念形象化爲永存在心底微笑的和藹的舊影。文學創作的一個重要任務就是把抽象無形的情感和心理體驗“變化”成可以真切感知的形象;而在人世間,人們失去親人所産生的情感和心理體驗又是極爲複雜的,屬于最難“變化”成可以真切感知的形象的事物之一,但魯迅不但做到了,而且是創造了連綴的“意象”。“意象”乃高水平的文學形象,何況魯迅的這些“意象”又是富有新意的戛戛獨造!這實在是文學“造象”的奇迹!如此的文學建構力,實在是超群絕倫的。
                    如上兩例充滿新異文學意味的文字在《記念劉和珍君》中還有不少,在遣詞造句上都是那樣地令人稱奇和回味無窮。魯迅的其他雜文也常有文學的意味,常用形象的手法,但是與《記念劉和珍君》相比,在深度與精度方面都略遜一些。因此,《記念劉和珍君》應該說是一篇精美的文學的華章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