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fn id="0ex0t5"></dfn>

          大潤發官網,一起走過

          AIarvr 1 2019年12月15日

          不,決不放棄

          大潤發官網是在還沉浸在分班悲痛的淚水中時第一次好好打量梁sir的,雖然在這之前他已做了兩個月我們的化學老師,我對他唯一的印象就是他很快樂,他總能在講課時捎出"1mol1mol"的笑話,讓整個教室的人笑翻,很年輕,瘦削,不高,也不帥,2001年11月17日,是我們這個班級成立的日子,也正是在這一天,這個被我們喚做梁sir的人,在我們許多人的生命中,變得重要了起來.
          梁sir是狂妄的,這種狂妄在老師身上似乎很少見,他的狂妄來自他的才華,他的聰明,他算題的迅捷常常讓我們瞠目結舌,他在教室後面貼的橫幅是"海到天邊天做岸,山登絕頂我爲峰",他說,他希望我們永遠做到最好,
          梁sir是認真而敬業的,同時帶四個進度不同的班級,還每堂課都能笑得出,他能連續講上一上午加一下午,講到嗓子啞掉,只爲在競賽前把所有課程講完.
          梁sir在會教室中口氣嚴肅的要死的向我們訓話,說"你們不要總是理想很高,夢想很美,卻又做得很少!"說"一切軟弱與縱情,都是逃避",說"你們高三了,要戒網,誰讓我逮到的話,格殺勿論"……但他,也會在同學生日時,送包果凍,寫張賀卡"今天你生日,早點休息吧!"
          梁sir會在我們成功時,比我們自己還要高興,也會在我們失敗時,告訴我們"人遇逆境要從容".
          梁sir有時象哲人一樣深沉:"用塌實代替浮躁,在成長的道路上,腳印端正即精彩"有時又象孩子一樣驕傲地宣布"我已經戒煙一個月了"然後等待我們噼裏啪啦爲他鼓掌.
          不知不覺中,我們提到梁sir時,已習慣于說,"我們梁sir"了.我們爲我們這個班級驕傲,更爲擁有梁sir驕傲.
          我們騙出梁sir的身份證查出他的生日,那天,我們在黑板上寫滿了祝福的話,在講桌上點了3支心型的紅蠟燭,那天是梁sir的30大壽,他走進教室,由驚愕到驚喜,燭光下,他笑得那樣幸福,他用照相機把黑板照了下來,後來,我還在他的辦公室看見了我們送他的那3個蠟燭,排成一圈,如三個被嬌寵的孩子.
          我們爲讓梁sir在生日時如此高興而得意,在近一年後,我們才知道那天並不是他的生日,原來,他身份證上寫得是陰曆生日,但是,梁sir並不計較,原來.我們才是他最簡單的快樂的源泉.
          梁sir總說,他人生的最高目標就是要我們——他的學生,過得幸福,快樂,但,我總覺的,他時常退卻,他好象越來越明哲保身,越來越喜歡緊守中庸之道了.
          新年聯歡會之前,我們費勁了唇舌和高一一個班級的學生爭布置教室用的絨窗簾,他們擡出了他們的老師,氣勢洶洶地去辦公室找梁sir,梁sir居然笑笑說,讓給他們吧.
          我們去海邊野炊,有人圍海收費,說我們帶了西瓜,怕汙染環境,讓我們交押金以保證不亂扔西瓜皮,我們下午要走時,把周圍收拾幹淨,把垃圾扔進他們拿來的垃圾帶裏,走到門口,居然不給退押金了,理由是,押金押的是西瓜皮的,必須拿西瓜皮來領.我們和這種不講理的人爭辯,梁sir居然拉著我們走……
          有時,我們覺得梁sir是在社會的沉浮中逐漸磨掉了他自己棱角.
          下鄉時,我們坐在田間休息,幾天工夫,梁sir就已和負責我們活動的村長混得很熟了,我們聽他們聊天,聽梁sir講他那在農村的家,講家鄉的老牆,講他的父親,講他的童年,講他在初中前沒見過火車,農村的婚喪嫁娶,"份子錢"……許多許多對于我們來說是很陌生的詞彙.我終于了解了梁sir走過的路,那條由農村走向城市,由安靜走向繁華的路,那條靠自己的奮鬥走出的路,也終于明白了梁sir身上的永不服輸同時卻也質樸寬容的品質的來源.
          許多天後的一天,打開好久沒開的電子郵箱,裏面居然有一封郵件,是梁sir發來的,看看日期,恰是那次野炊的晚上.Sir說;echo,不知今天的事情你怎麽想的,但我只能做那個決定,因爲我不想你們受到傷害.我想你覺得很委屈,可是,我們無法阻止醜陋的人和事繼續存在.我們只能等以後,你們有所作爲,讓這些社會的敗類全部下崗……
          這就是梁sir,一個還在信仰著"師道無塵"的人,他用他獨特的方式陪我們走過成長的道路,他希望我們懂得做人要大氣,學會寬容,他知道社會的黑暗,卻用了全部力量保護我們少受到汙染,少受到傷害. 

             曾看魯迅文章,記得有那麽一句話讓人費解。“我家門前有兩棵樹,一棵是棗樹,另一棵還是棗樹”。雖然這種奇奇怪怪的寫作方式我沒用過,而且內心深處並不覺得它像老師講得那般好,但我卻認同那兩棵樹是幸福的,畢竟平凡如此的它們,也如此風光了一把。
            名人筆下的樹,終究是不一樣的。無論其品種如何,姿態怎樣,都有它們獨特的地方,它們不再是普通的樹,也許很多年後樹旁邊還會豎起一面牌子,上書“魯迅先生筆下的棗樹”,于是南來北往的人們都來仰望這棵樹。
            路旁的行道樹,因此就成了對比,似乎成了一種卑微與渺小。車輛奔馳而去過後滿樹灰塵,但它們還是努力站出一種姿態,一種昂揚和靜默的姿態,也努力保持著翠綠。
            想那遠山、密林、深谷和幽澗中的樹,是快樂自由的。也許有競爭的壓力和可能被砍的命運,可至少一生都在爲自己是樹而活,爲努力成爲一棵參天大樹而活。自我,本色,任由風雨飄搖。
            又想到成片種植的果樹,有果農施肥澆水除蟲,生長無憂。可它卻不能肆意瘋長,它們的姿態是果農修剪來的,産值最大化是果農追求的目的,于是,這些果樹被拉枝被修剪,都成了一種模樣,也沒了獨特與個性。
            一直記得校園那條林蔭大道,兩邊魁梧的梧桐樹很是壯觀。那是我對大樹標准的初印象。很多美好的記憶都挂在那樹上了。摘幾片寬大的梧桐葉鋪于草地就可以當坐墊,所以總有三三兩兩的大學生零零散散的坐著,談會小情說會小愛,青春時光就這麽呼啦啦的過去了。到了春夏之時,白紫的花兒填滿枝幹,一串又一串,一團又一團。花兒輕輕的不經意間飄落,一朵,一朵,悄無聲息,看滿地灑落的梧桐花時才要駐足觀賞,看它飄落的樣子,此刻,我們都是詩人,一顆心想要與梧桐花輕輕搖曳在醉人的青春校園。這個季節,滿園幽香。
            可是我無法永遠醉心于梧桐樹營造的詩意當中。心中總是牽念那些卑微的人行道樹,我希望在我行走的路上它們可以卑微到老。可是,城市在擴展,在不停的規劃、設計、建設,棟棟高樓拔地而起,曾經的人行道樹終究沒能伴我一起成長,不會有論證不會有聽證也不會聽樹想要生長的心聲,它們就被砍伐了,就在我上學的路上,早上還迎接我們的樹等放學看到時已倒在路邊,親愛的樹姐姐,你終于沒能陪我初中畢業,霎時間眼中似有淚花。
            總是在說,我們要有我們的城市精神,要有人文氣息,要有的曆史,原來這一切的一切都是以人類的生存和發展爲中心的,而樹是不會說話的,沒有思想的,不需要征求同意的。而我記得有文章講到,被譽爲世界最長的空中纜車的澳大利亞“天空之軌”,全長7。5公裏,中途經32個塔台。建造這個纜車時,爲了不破壞雨林生態,纜車的支柱全部用直升機吊裝,過程中從未砍伐過一棵樹,前後耗時40個月。今天的遊人們,滑行在熱帶雨林的上空,壯麗的湖光山色和奇花異卉不絕眼前,你可以眺望整片密麻麻的熱帶雨林,纜車每行駛100米,便有超過80種不同品種的樹木出現眼前。對比一下,我無言,如同那些被砍伐的無言的樹。
            已有的十幾年的生活,各種不同的樹伴我一路成長。它們永遠默默的營造一方綠蔭,在我一顆少年的心中,樹無論品種與用途,也不管它紮根何處,它們與我們相伴而生,它們還承載著我們成長的記憶,承載著一個城市一方村落的曆史。因此,我爲樹書寫,我也願大潤發官網們人類都能視樹爲朋友,與它們在四季對話,那會是自然界最美的音符,躍動在大地母親的胸膛。

          上一篇: 小偷偷車未遂遭多人追打身亡 涉事人員或擔責
          下一篇: 已是最新文章
          2001